Not a Member?  Become One Today!

????????????????????????2006 ??? 4 ??????????????????

    

脑力竞赛

更多的官僚主义和加剧的竞争把最优秀的外国学生从美国赶走,在科技领域留下一个潜在的技术差距。

作者: Susan Ladika


报告知识经济:美国正在丧失竞争力吗?(美国创新的未来调研小组)

文章重申美国的欢迎,被称为头等大事的学生签证(美国国务院)

讲话信息时代的边境安全和门户开放政策(美国国务院)

网站学生和交换访问学者信息系统

常见问题美国签证和移民相关信息(EducationUSA)

统计数据科学与工程(国家科学基金会)

统计数据在美国的留存率持临时签证的博士学位获得者(国家科学基金会)

统计数据由学位授予机构颁发的硕士学位,按学科分类(The 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表格预计 2004 年至 2014 年间成长最快的职业和就业人数增加最多的职业(美国劳动统计局)

文章大学入学的新生中,以计算机科学为主修课的人数下降了(Computer Research Association)

统计数据美国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Computer Research Association)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教员Hana El-Samad 12 月底离开美国的时候,她希望与未婚夫在德国度过一个安静的新年假期,然后在 1 月份返回美国。然而,她却在欧洲滞留了好几个月什么都干不了,等待原本对于她的 H-1B 签证根本不需要的安全审查。

El-Samad 是黎巴嫩人,1998 年来到美国,她获得了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和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如今,她在大学的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系教授系统生物学课程,并出席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这样著名学府的科学研讨会。她发表过很多文章,在自己的领域颇有名气,已经确定今年春天她要在国际物理学家的著名团体、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 年会上发言。

但是,两个月过去了,她还滞留在德国。 她回忆说,她去法兰克福的美国领事馆,只是为了在签证上盖个章好回家,这样的事情她以前出入美国的时候也做过。但是这一次,领事馆官员满腹疑窦地看着我,向我索要根本没有在领事馆网页上对这类签证要求的材料清单里上的文件,她说。那名官员问了我很多问题,然后宣布说我需要进行安全审查。

0406 Ladika Chart 2像这样的事例在如今的大环境中已经司空见惯。在 2001 年 911 恐怖袭击之后,包括学生和大学研究人员在内的签证申请人发现,要来美国困难多了。

虽然专家们说,形势在逐渐缓和,但变化太缓慢,也不够全面,不足以吸引最优秀的外籍人士到美国学习和工作。

科技的短缺

在短期内,这种势态对于依赖科学家的人力资源专家来说是严重的。从更长期的角度看,这将影响到最优秀外国学生填补美国关键岗位上的人才需求能力,特别在科技领域,美国劳工部预测在不久的将来该领域将会出现人才短缺。

根据美国 2000 年人口普查,在科学和工程领域工作的全部具有学位的员工中,22% 是在外国出生的。因签证问题造成的此类学生人数的下降,对拥有这些技能的人员的需求在上升,而进入这些领域的美国学生也填补不了这个差距。(要获得科学和数学职位的增长率和美国学习这些学科的学生人数与其它国家学生人数对比数据,请参见 高需求低供给

与此同时,全球对最优秀外国学生的竞争加剧了。无论申请到美国求学是真的还是想象那么麻烦,其它国家的大学都在坐收渔利,利用这一点大肆造势,以吸引聪慧的外国学生。(参见 全球的人才竞争。)

美国政府简化学生签证过程的努力有了一些效果,但是专家们说,这还不够。他们警告说,过不了几年,依赖这样的第一流人才的公司就会开始感觉到人才短缺造成的劳动力压力。

一场巨变

911 恐怖袭击在美国政府掀起了一场保护主义运动,许多人相信早该这样做了。批评过往系统的人举出证据说,有很多恐怖分子持有的就是过期或有效的学生签证。

作为回应,美国政府创建了学生及交换访问学者信息系统(SEVIS)来审批和监控外国学生。SEVIS 要求申请人亲自到本国的美国使馆面试,在问到的问题中,会问到他们到美国学习的理由。Dennis Jett 是佛罗里达大学 Gainesville 分校的国际中心主任,他把这个程序称作是一种侮辱,妨碍吸引最优秀外国学生。

另一个新的限制影响到在某些敏感科技领域学习或工作的学生和研究者。签证蟑螂 (visa mantis)程序是设计来防止非法技术转移,要求对学习可能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的若干学科的学生进行额外的审查。而其中很多学科都是在科技领域,是许多外国学生来美国攻读的学科。

Al Teich 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 一个旨在促进全世界科学教育的非营利组织--的科学与政策计划主任,。他说,接受签证蟑螂审查的人数从 2000 年的大约 1,000 人飙升到 2002 年的 14,000 人。这就使该系统出现堵塞,他补充说。

0406 Ladika Chart 1根据全球研究组织国际教育协会(IIE)的统计,这些变化对外国学生入学率起到了降温作用始于2004年的学年下降了 2.4 个百分点,而 2005 学年又下降了一个百分点。(要获得美国国际学生人数的更多数据,请参见 外国学生入学人数,研究生与本科生。)

IIE 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Allan Goodman 在最新一份有关外国学生入学人数的报告中说,国际学生人数的减少,部分原因是肇于对签证申请人进行的更加严格筛选调整的复杂程序。

为鼓励学生、研究人员和科学家来美学习研究,美国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 1 月份宣布了一项新的措施以简化学生签证程序。在所有 210 个签证处理点,把签证交到外国学生手中正在成为头等大事,赖斯说。采取的措施包括,提前发放学生签证从课程开始前 90 天提前到 120 天,并允许学生在开学前 45 天进入美国,而以前的规定是 30 天。

此外,赖斯还宣布了一项在英国进行的试点计划;试验使用视频技术进行签证面试,而不必本人亲自前去面见领事。

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的发言人 Lisa Tischler 承认,在程序改变伊始,在签证处理上存在延误,但是她说,自那以后,增加了人手,并对过时的系统进行了自动化改造。

质量与数量

但是,即便美国国务院在加快学生签证处理程序方面取得显著进展,人们对这方面如何困难且耗费时间的观点却仍然存在。而且这种看法正在造成伤害不仅使外国学生的数量、而且质量也全面下降。而且这种看法也会给学生提出申请浇冷水,特别是给科技领域的学生。

根据 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的统计,外国学生占全国工程类研究生注册入学人数的一半、物理学科学生人数的 40% 以上以及生物学科的四分之一。在理事会的一项调查中,125 家院校提到,从 2004 年到2005 年,外国学生的研究生院注册入学率整体下降了 3 个百分点。

作为位于 Urbana Champaign 的伊利诺斯大学研究生院院长 Richard Wheeler 每年要迎来将近 4,000 名外国研究生,该校是美国国际学生注册入学人数最多的三所大学之一。Wheeler 说,工程类研究生专业的申请人数比去年下降了 30%,而物理学的申请人数下降得更多。

佛罗里达大学的 Jett 解释说,如果你想要成为像佛罗里达大学那样的研究型大学,你就要寻找到世界上最智慧的头脑。不可能按照二流研究者不能发现的东西对比世界上一流研究者可能发现的东西的方法来将这种影响量化,Jett 说,但是你得到的人越棒,你能做的研究也就越棒。

许多像 El-Samad 这样的外籍人士也进行教学,因此最优秀的外国学生不再来到美国,也会影响到授课质量。

 

全球的人才竞争

有关美国签证系统的负面消息正在国际学术界传播开来,让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大学从中获益。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主席 Debra Stewart 说,这些大学和其它大学一样都在加倍努力,吸引那些本来要来美国的外国学生,而像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国家 美国两个最大的外国学生输入国,也都在加强他们自己的研究生课程。

与此同时,欧盟成员国也意识到,他们必须更加努力,使其高等教育系统进一步协调一致。这样才能让欧洲学生留在这块大陆上学习,且有助于吸引欧盟以外的学生。

Stewart 说,从历史上看,学生要在一个欧洲国家得到本科学位再去另外一个欧洲国家得到研究生学位是困难的。但是根据 1999 年启动的博洛尼亚进程,欧洲国家同意协调他们的高等教育体系。如今,从冰岛到俄罗斯的 40 个国家正在参加一个计划于 2010 年完成的趋同化进程。

系统缺乏透明度是欧洲过去吸引外国研究生不成功的原因之一,Stewart 说。在不久的未来,这种情况将发生变化。

此外,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正在使用其移民政策作为招生的手段。她说,比如澳大利亚就对那些申请永久居留的学生给以特殊照顾。

El-Samad 在等待安全审查的时候,她的老板、生物化学系主任 Peter Walter 说,这个延误对她的[研究]项目有着巨大影响。Walter 说,领事馆并没有就 El-Samad 的工作或身份与他或者大学联系。

延误也影响到学生,由于 El-Samad 仍在德国,学生们不得不开始在研究小组自行其事。Walter 说,她错过了建立自己的实验室的机会。

我想我们这是自讨苦吃,Jett 谈到这些延误和限制时说。我们有什么根据能在日益全球化的经济中具有竞争力?这可说是治疗全国性经济损伤的一种长期药方。

Taleo Research 是位于旧金山的一家分析全世界人才管理最佳实践和经济学机制的公司,它的总裁 Yves Lermusiaux 说,美国现在被视为在创造力和创新方面的领导者。但是这种态势能持续多久呢?

美国人力资源管理协会(SHRM)技术专长小组委员会成员 Lermusiaux 说:如果在这里没有足够的创新资源,最终的后果就可能是研发产业将迁移到其它国家去。

0406 Ladika Chart 4 长期影响

的确,美国经济可能要在在一个长时期后才能感受到丧失世界提供的最杰出人才的累计效应。

如果你用[我的经历]乘以遭受同样命运的科学家人数,我想你很容易想象,这种情况将会缓慢但肯定地把美国在科学竞赛中拖到后面,El-Samad 说。

El-Samad 说,美国的限制性政策已经自食恶果了。我有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朋友都受到类似的待遇。他们之中有些人就打退堂鼓了,离开美国前往欧洲或者加拿大。

早些时候,加拿大有人和我联系,因为他们需要有我这种专才的人,她补充说。当时,我摒弃了这个机会,因为我觉得在美国很自在。这整个故事是对现实的反思:在一个对你不尊重的国家里,你不会有自在的感觉。

Teich 说,这样的坏名声在全球学术界传开,使美国处于竞争劣势。他说,美国并不拥有对人才的独家专利。

高级人力资源专家(SPHR)William Rothwell 是宾州大学人力教育和发展教授,他说,鉴于美国劳动力的老年化,美国需要尽其可能地吸引最优秀的人才。我们只是降低自己从世界某些地区吸引人才的能力,Rothwell 补充说。

反应迟缓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 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会长 Debra Stewart 说, 联邦政府自从对 911 袭击作出的最初反应以来就意识到,必需采取更多措施吸引外国学生。这主要是因为世界变得更有竞争性了。

0406 Ladika Chart 5对竞争力的侵蚀引起了直到白宫的政府最高层的注意。1 月份总统乔治W布什告诉大学校长们,美国应该花更多的钱对美国公民进行语言培训,并招收外国学生来美国学习。我们希望世界各地的年轻人来上我们的大学。我们解决签证问题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总统说。

但是那种关注是否能够转化为可以量度的进展,还无从断定。参加会议的 Wheeler 说, 布什把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让美国人提高语言技能方面。总统没有提到美国为了保持其技术引擎全速运转而产生的对外国人才需要的话题。

Wheeler 还解释道:美国国内教育系统似乎没有调动起来,造就数量上满足需要的[科技类]学生。

个人的牺牲

无论将来对签证系统做什么改革,都无法帮助目前身陷签证困境的人们,比如帮助一位年轻的、要求不要披露姓名的巴基斯坦医生。他想在美国继续他的研究生医学教育并成为一名肿瘤学家。他在 11 月获得了签证,但是他被告知还需要进行安全审查。

要参加住院医生配对计划,他必须在 12 月以前把文件资料弄到手。到了 1 月下旬,他仍然在等候他的安全审查结果,这意味着他不能参加配对计划单位,虽然他已经花费了 4,000 美元,向美国东部和中西部的 90 个计划递交了申请。

我的确接到过面试电话,他在巴基斯坦的卡拉奇说,但是我不得不取消。这意味着我一整年时间都报销了,更不用提金钱的损失了。

你知道,看到我的事业就这么毁了,真是心碎,他补充说。

但这并没有阻止他要在美国完成学业的想法。你们受到了攻击,你们拥有世界上最正当的权利保卫你们的国家。但是我想,需要用不同的视角来看待把科学家和知识分子拖入这个政治泥沼的问题。


Susan Ladika 担任记者已有 20 多年,在美国和欧洲都工作过。她现在住在佛罗里达州Tampa,这位自由职业记者在《华尔街日报》欧洲版 《经济学人》 杂志上发表过文章。

 


 

 
Copyright Image Obtain reuse/copying permission